Translate
學院部門

院長的話 ( 201711 16 )

保本的使命人生

(建道神學院2017年基金會晚宴講道)

謝謝你們來參加今天晚上的建道基金會籌款晚宴。對於第一次在我們中間的弟兄姊妹,我們歡迎你們;對於許多已和我們同行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弟兄姊妹,我們更是歡迎你們。

今年是我在建道服事的第三十三年,當院長也到了第十三個年頭,正好是第二個任期的最後一年。如無意外,這是我最後一次以院長身分參加的籌款晚宴了。回顧過去這長長的一段日子,心中充滿著無限的感謝。

首先,我可以見證上帝是如何帥領這間小小的學院,走過高低起伏的不同階段;祂的引導和供領,給予智慧和能力,更重要的是按時差來精彩的同工和同學,都是這間學院能夠維持下去的重要關鍵。

其次,我也見證從過去到現在,上帝也一直感動許多人關心這所學院的發展,不斷為我們祈禱、奉獻,給予各式各樣的幫助。在我服事的三十多個年頭,已充滿了許多恩情的故事,例如今天晚上出席的你們,便是我們重要的同路人。

是的,建道神學院是由上帝的恩典和人的恩情所構築而成的。我們眾同工,從院董到教職員,都很努力地付出,但惟有上帝叫生命成長,恩典和恩情在任何時候都是赫然實在的。

前天我才從加拿大多倫多回來,剛在那裡舉行第二屆信徒領袖課程的畢業典禮和建道之夜晚宴。很感恩,有51人畢業,晚宴也有近400人參加。跟弟兄姊妹閒聊時,有人問我,這三十多年的服事有甚麼值得一提的貢獻?建道神學院有哪些特別的地方?當然,我的答案一定是標準的:除了就是三十多年這數字外,我沒有甚麼貢獻,反而我深深認定建道對我有很大貢獻,建道是讓我這生最主要跟隨耶穌基督的地方,也是我生兒育女、作息生活的地方,我的兩個兒女都是在建道服事時出生和成長的;建道是由人所構成的,建道的特色就在如今的二十多位教師和五十位職員,並一千多位同學和三千位校友之中,他們是怎樣的,建道便是怎樣的。

不過,要是我得具體一點說說我和同工的抱負,以及如今學院的情況,我倒是可以提出以下四個重點來的,這既是我們的一貫異象,也希望是建道的真實寫照,所以是立足現實(有事實根據)又超越現實的:

第一,傳統與現代:我們致力維持這所擁有118年歷史的神學院的道統,不僅是守護、更是繼續發揚它的寶貴傳統。諸如強調知識傳授、靈命造就和群體生活三結合的教育,以造就傳統意義的傳道人和宣教士為主要職志。並且,建道精神是「三忠心」:忠於基督(我們的校歌是〈要忠心〉)、忠於聖經(我們的院訓是「以真道自建」)、忠於使命(開荒、吃苦、火熱)。

但是,我們卻又不是盲目的固守傳統,變成保守主義,而是致力為傳統注入新的時代意義。不是守護傳統,而是更新傳統。建道致力迎向教會和社會的挑戰,不斷接受新的觀念和實踐,藉著新課程和新事工,不僅應答時代,更是參與塑造時代。而其中一個是否扣住時代的風向標,是我們能否得著這一代的年輕人。建道在年輕化這個目標算是略有成果的,我們的學生的平均年齡是三十歲出頭,算是全港最年輕的神學生群體,我們也打造了一個朝氣蓬勃的青春校園。

第二,教會的今天和明天:建道神學院以服事教會為目標,我們要求所有課程科目(包括聖經語言),都具備三個向度:教會性(ecclesiastical)、教牧性(pastoral)和實用性(practical)。我們的畢業生主要的服事工場是本地和海外的教會。無論在招收蒙召的學員,訓練過程中的實習,以及畢業後的堂會服事,我們都與眾教會努力配搭,過去也一直合作無間。

建道服事教會的一個特徵是舉辦許多不同的事工和講座,我們的講座數目大抵是全港最多的。過去一個月,針對社會和教會都普遍出現的自殺現象,輔導系舉辦了如何面對信徒和親友自殺的專題講座,獲得了極佳的反響,未來還有幾個後續性的研討會和講座。我們的教師以教會的議題作為他們研究和教學的規範,絕不躲在象牙塔。我們憂教會所憂,想教會所想。

但是,我們對教會持一個末世觀的理解,教會不僅是現在式而更是未來式的,教會不是永恆的,而是限於今世的;她的本質不在傳統和制度,而是福音使命。教會是為福音使命而存在的,最終的目標是預備迎見再來的王。沒有使命,沒有教會,不能有效實踐使命,便失去教會的本質。所以,我們不僅為今天的教會服務,也為未來的教會服務。不僅為了維護建制,而是致力探索如何在今天和明天仍有效踐行使命;不僅是守護既得之地,而是致力向未得之地進發,開拓福音疆界。

我們非常關注教會的老化和使命的失效問題,努力作針對性的探索。我們的青少年事工課程和中小型教會的發展課程,都是其中的代表。簡單一句,我們憂教會所憂,先教會之憂而憂。

第三,一元與多元:建道有一個清晰的使命:藉造就健康的工人以建立健康的教會;建道人有一個獨特的氣質(或說DNA):簡樸、勤奮、實幹、忠心。建道的畢業生是「打得的」。

但是,在這個一元的共同基礎之上,我們致力建立一個多元化的教師團隊,訓練多元化的傳道同工。世界紛亂混雜,世代間的間隙愈來愈大,需求不同,問題多樣,單一的同工、單一的信息和服務根本無法應對,教會脫節、牧養離地是常遇的批評。所以,必須盡可能讓建道的訓練多元化,好應合時代的不同需要。

我們的多元化顯示在老中青結合的教師團隊裡,有關這方面不能說太多,只想指出:我們的教職員是非常精彩的,各有不同恩賜,奇形怪狀,許多都是性格巨星。我們的多元化也顯在繽紛多姿的事工和活動中,剛才提到我們主辦了許多公開活動和聚會,但校園內師生組織的活動和事工才更多樣化哩。數年前我公開說過,要將建道變得「納雜」一點,希望這個目標能夠實現。

我們在為同學提供一個緊密的訓練的同時,致力保護他們的性格、召命和恩賜的獨特性,絕對不要磨平他們的銳氣和朝氣。

第四,本地與普世:我們不僅是位處香港的神學院,更是香港的神學院,與香港教會緊密連繫,與本地的弟兄姊妹血肉相連。我們在這裡禱告和服事,為香港作神學思考,也期求上帝在這些年間復興祂的作為。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是一間中國的神學院,以及普世華人教會的神學院。普通話學院900多位學員,每年百餘位畢業生,以及在美加主辦的課程,以神學教育服務團在東南亞等地的服事,都充分說明我們的中國性和普世性。時間所限,這點我便不作太多陳述了。

得強調,香港、中國和普世,這三者是排名得分先後的。我們不會好高騖遠,總是按照上帝為我們所劃定的地界,量力而為。

總結前面所提的四方面:傳統與現代、教會的今天和明天、一元與多元,以及本地與普世,其實都在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保本與應變。如何保守傳統和更新傳統,迎向時代的挑戰,甚麼傳統得保存,甚麼得揚棄,這是保本與應變的問題。教會如何在不同時代繼續踐行福音使命,甚麼是教會必須持守的基要信仰和使命,如何防範積累的傳統妨礙下一世代的使命實踐,正是保本與應變的問題。甚麼是得共同持守的一元,甚麼是可以不同的多元,求同存異,甚麼是同,甚麼是異,也是保本與應變的問題。如何立足香港而服事中國和普世,在時間地域差異背後,甚麼是共同的華人性(Chinese-ness),甚麼是共同的信仰和實踐經驗,同樣是保本和應變的問題。

甚麼是本,甚麼是末?要保甚麼本,要作甚麼應變?這些都是我們努力思考和應對的問題。我們在思考,也期待你們與我們一同思考。

我再想,保本與應變不僅是神學院的問題,其實也應該是我們每個人的問題。

我即將從神學院退場,如今正在思考未來的個人路向。年過六十,我不斷在問甚麼是可以放棄的責任、事工和地位,甚麼是我得持守的生命和生活的基本元素。目前的答案很簡單粗糙:我最需要保守的是對上帝的信靠,永遠維持順命的心;我必須保持對上帝和身邊的人的善意,以正面的眼光看待各種人和事,致力讓身邊的人感到幸福;我必須維持一個簡樸的生活和心態,節制欲望,多珍惜和享受目前擁有的,多思念天上的事。這些都是你們一貫知道,且一直奉行的常識。很喜歡明朝洪應明寫的一副對聯:「寵辱不驚,閒看亭前花開花落;去留隨意,漫隨天邊雲捲雲舒。」我曾為之寫過一篇講章,說到我們甘為客旅,因為知道自己不是客旅;我們不濫情,因為心中有至愛;我們不被得失所惑,因為自有最高追求。這是基督徒人生的特質。

我突然想到百多年前宣信博士所揭示基督徒的兩大目標:更深的經歷耶穌基督,更有效地實踐福音使命。這豈不是基督徒的兩個最大的本,我們所必須保住的本嗎?

是的,我希望在我的餘生,能夠更深的經歷基督──這位我追隨大半生,也陪伴我大半生的主;不需要轟轟烈烈過紅海的經歷,而是每天細味祂的同在和恩典,能摸到祂的心祂的愛。我期待在人際關係和日常生活裡,經歷基督的愛。我也希望在有限的餘生,繼續踐行使命,服事祂,藉以確定這生不會枉過。

不過,由於我的生命有限,年紀漸長,未來的可能性不多。所以我想到在群體中實現這兩個目標。我自己能經歷基督的愛有限,故努力幫助別人經歷基督,喜歡聽別人講述他們的信仰故事,像保羅在以弗所書所說的: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我自己能踐行的福音使命有限,故盡力幫扶下一代的基督徒,成全聖徒,讓他們繼續踐行更大的福音使命。我們自己經歷自己實踐,也幫助別人經歷別人實踐。

北角浸信會有一對黃昌義醫生夫婦,主要是做生意的。他們想,自己工作這麼忙,沒有太多時間傳福音,擔心將來無法向上帝交賬;便決定自己做不了,便幫助別人做,於是便開設了一個明義神學教育助學金,資助多間神學院的學生助學金,三十多年來,捐助了超過兩千萬,幫助了數千個神學生。[1]他們的故事教我非常敬佩。自己做,也成全別人做:自己能做的有限,成全別人所能做的便多了。

我相信這也是今天晚上你們來到這裡所懷的心態。你們都是愛主、服事主的人,但你們也希望幫助其他人愛主和服事主。我們都盼望上帝在這個世代、在每個世代興起更多的傳道工人,為福音使命在末後的日子的完成盡心竭力。建道神學院是值得你們參與和成全的事奉。

再次謝謝你們的光臨。

2017年

 


[1]據北角浸信會主任牧師黃恩愛事後指出,這兩個數字都是低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