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學院部門

《不斷栽培敢為神夢想的忠僕》 蔡少琪院長 (201810月)

我們堅持夢想,堅持為神栽培忠僕

  承擔院長一職後,心中有一個立志和祈求,就是祈求神繼續使用建道神學院,以聖道、以生命去栽培更多「愛神、愛人、愛教會,守真道、敢突破、能同工、有理想、有朝氣、敢夢想的忠僕」。時代充滿張力、挑戰、撕裂、欺壓、跌倒、鬱悶和急變,但我們決心不被黑暗、無奈和無能感掌控,我們決心以使命、福音、彼此相愛和剛強壯膽去取代灰心、絕望、紛爭和恐懼。有神,就有盼望,就有精彩的明天;有神同行,與神同工,每一代的基督徒和僕人都能經歷神的奇妙,都能成為神賜福萬民的貴重器皿。

  我自己喜愛研究教會歷史、留意時代脈搏、閱讀聖徒傳記和傳講不同僕人如雲彩般的見證,神在他們中間所施行的恩典常常激勵我。神拯救世界的核心方法就是用人,就是不斷呼召、預備、磨煉和差派祂揀選的僕人。《跟耶穌學佈道》一書有一句話非常感動我:「人就是祂的方法」(People Were His Method)。「耶穌看出這些平凡小人物的潛能,有朝一日他們能成為基督國度裏的領導者。」神深愛小人物!神呼召、提拔、磨煉和重用小人物!教會要復興,要為主發光,要服侍充滿灰心的時代,教會就必須栽培更多「信基督、學基督、像基督」的門徒和僕人。

敢突破,敢提拔下一代領袖

  我很喜歡傳講保羅的事奉神學。保羅有三個核心的事奉秘訣,就是「一生效法基督,一生凡事作榜樣,一生栽培有基督心腸的僕人」。教會的核心使命就是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弗4:12)。宗教改革一個重要的突破就是建立「信徒皆祭司」的神學。好的牧者,必須效法基督,忠心餵養群羊,深愛教會,並且更要成為榜樣,成為能吸引和訓練信徒成為僕人的師傅。保羅對聖徒說:「我求你們效法我。」(林前4:16) 今天有多少牧者和信徒領袖敢主動求其他人效法他們呢?保羅勉勵提摩太要「作信徒的榜樣」(提前4:12),他提醒提多「你自己凡事要顯出善行的榜樣」 (多2:7)。保羅自己在以弗所教會凡事作榜樣 (徒20:35)。

  今天的教會面對各種的瓶頸,包括高租金、兩代代溝、教會老化、教會負增長、領袖接班和教會制度僵化等問題,但最困擾人的卻是講台真道的供應乏力,同工不齊心,領袖生命不像主及年輕一代信徒缺乏裝備和沒有被興起。近十幾年,隨著不少弟兄姊妹的工作及生活越來越忙碌而感到非常疲乏,教會形成了一個風氣,就是在職的青年信徒在教會的事奉不斷萎縮,不少教會的聖工都是由傳道同工和已經退休的弟兄姊妹主力分擔,五十歲以下的信徒在教會帶領職分上的參與度大大萎縮,並且很多本應該是信徒能負責的崗位也漸漸由傳道同工兼任了。年輕一代的參與比例越少,教會的動力和新生力也越低,他們的發言權也越少,兩代的代溝和矛盾的問題也就越發嚴重。

  宗教改革有一名言:「教會需要不斷地被改革」 (ecclesia semper reformanda est)。牧者和教會領袖如不謙卑下來,若不常常跪下求神憐憫,求神復興我們,若不刻意栽培和提拔下一代,則教會前面的路必然會困難重重。沒有下一代的教會必然會邁向沒落。美國和南韓教會的領袖都非常擔心他們的教會和國家會走上歐洲教會老化、斷代和沒落的路。當教會失見證,當領袖失去年輕一代的心,教會的危機必然深重。香港教會和華人教會必須非常認真地面對類同的挑戰。我們必須勇敢求突破,勇敢求更新和勇敢提拔年輕一代領袖!

要重視神學教育,要有栽培信徒領袖的系統

  當教會經歷徬徨、迷失和下坡的時候,神提供的出路往往就是呼召、磨煉和裝備祂的僕人,為世界帶來清流、良善、光明、盼望和新生力量,並向世人傳講神的福音。在法老時代,神預備了摩西;在以色列失敗的時代,神預備了撒母耳和大衛;在被擄時代,神預備了但以理和尼希米;在教會面對逼迫的時代,神扭轉了保羅的一生;在需要復興的時代,神興起了衛斯理、懷特腓和宋尚節;在二戰後,神預備了葛培理和許許多多忠心的僕人。隨著美國教會的形象和影響力持續滑落,南韓教會也經歷低迷的時代,中國教會的風浪不止,現今基督教在世界很多地方都處於一個低迷潮。要扭轉這個低迷的大逆流,我們需要興起更多立志「信基督、學基督、像基督」和「敢突破、敢改革、敢夢想」的僕人。我自己有一個負擔,就是希望建道能與教會更緊密合作,一起幫助事奉多年的僕人得到更新和進深的訓練,並且一起攜手合作,為教會訓練更多年輕一代的信徒領袖和牧者。

要讓新一代建立新鮮氣息

  敢更新、敢突破,敢給下一代機會,願意不吝惜地栽培下一代,是建道美好的傳統。在1960-80年代,滕近輝牧師承擔許多新生的基督教機構的顧問一職,這並不是為了自己的虛榮,而是為很多敢創、敢闖、敢拼的有為的下一代領袖提供支持,提供聲援,為他們開路。那一代不少領袖至今仍然銘記滕牧師這份提拔年輕人的恩情。張慕皚牧師在1980年剛剛承擔院長一職時,曾留下名言:「重視過去的優美傳統,建立新一代的新鮮氣息」。他說:「一間神學院好像一間教會,不能單死守傳統而期望在這急變的世代中生存下去。」他希望「建道不單有先人遺留下來的作風、系統和豐富的經驗,而且還肯按照時代的需要,去修改和創新。」他的目標是要讓建道成為一所「充滿了時代氣息的神學院」,讓建道栽培的工人「能成為時代的先知,領導教會和社會走上尊主為大的道路。」梁家麟牧師話別時,以〈開一扇恩典的窗戶〉為題,說:「我發現我扮演了一扇窗戶的角色,上帝的鴻恩、人間的恩情,藉這扇窗戶透射入建道。當然我的祈禱是:你們每個人在建道的不同參與和服事也都為你們開了一扇恩典的窗戶,讓你們在生命裡面見到耶和華的榮光,灑滿一屋子。」

  成為院長,我鼓勵年輕一代的建道老師,與有心的牧者、信徒領袖和教會合作,建立不同的夢幻團隊,在不同領域裡為神國開荒、開創和突破。今年我們同工商議的口號是「築夢、開荒、敢闖、共創」;興起更多「敢為神夢想的忠僕」是我們承擔的使命;「求恩典、求保守、求同行、求突破」是我的祈求。我們必然衰微,但我們非常渴慕教會能復興,願意看到更多年輕領袖被裝備、被興起,看到神興起更多宣教士,渴慕神的名在全地被高舉。這是我們的禱告,求神施恩給我們!